所谓“贺岁档”:中国电影人自我催眠的一场梦

更新时间:2021-06-16 15:42:26 作者:韶则振 阅读:94

贺岁档第一阶段 关键词 《2012》

糟糕的开局: “亡命三剑客”

虎年的贺岁档有着一个三个月的超长跨度,这恐怕是世界上最长的有主题的电影档期了,似乎贺岁档成了一个类似“质量认证”的标签,可以达到给某些假冒伪劣制造者壮胆的功效。于是2009年11月20日,三部小制作影片初试啼声,勇敢地打响了贺岁档电影的第一炮,可惜的是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开局。在这“亡命三剑客”中,《熊猫大侠》和《火星没事》基本上是没有任何质量可言的,山寨加无聊,导演基本上处在对电影认知的懵懂状态,《我的唐朝兄弟》算是这里唯一有诚意的,但市场定位模糊,宣传乏力,认知度极低。但是真正让这三位难兄难弟感到绝望的,是来自《2012》的灭顶之灾,尽管影片已经上映一周,但仍然占据着市场八成票房。覆巢之下,绝对没有完卵,成绩最好的《熊猫大侠》以2000万票房勉强保本,《我的唐朝兄弟》的票房则只有200万,成为名副其实的炮灰。

《花木兰》遭遇《2012》,完败!

《2012》是于2009年11月13日与北美同步上映的灾难大片,所有人对其即将在中国市场上形成的席卷之势都估计不足,首周末票房超过8000万,第二周达1.5亿,一直到11月27日《花木兰》开画,上映已达三周的《2012》依旧保持了单周票房过亿的成绩。人们对《2012》的票房预期由开始的2亿逐阶上升到3亿再到4亿,直到最终意识到,一个新的内地电影票房记录即将诞生了。《花木兰》尽管本身存在着人物刻画做作、叙事节奏拖沓、情感诉求方式过于简单粗暴等诸多缺陷,但从纯商业卖相来说,有着广泛认知度的题材,由赵薇、陈坤、胡军组成的国内准一线阵容,克隆《画皮》的成功的意图很明显,而且在劲敌《刺陵》和《风云2》上映之前,《花木兰》可以独占两个周末,其间只有一个周星驰监制的《跳出去》上映,但其不到100万的票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应该是一个上亿的市场空间,但最终《花木兰》的双周票房只有 6000万,面对遇魔杀魔、遇佛杀佛的《2012》,《花木兰》完败。

《2012》:2009年中国电影市场吸金王

《2012》以创纪录的4.65亿票房成为2009年中国电影市场的吸金王,但比起后来《阿凡达》上映时的哀鸿遍野,《2012》只能算做毛毛雨,只是《2012》属于防备不及的天灾,而《阿凡达》则属于提前预知其杀伤力的人祸了,这两部好莱坞航母在内地的电影市场上的压倒性优势使得众多国内贺岁大片在档期安排上左冲右突,避之惟恐不及,这直接造成了12月上旬《刺陵》、《风云2》、《三枪拍案惊奇》三部重量级影片扎堆上映的局面。这个贺岁档最不同寻常的一个特点已经显现出来,那就是这已经不是一个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游戏了。

《三枪》:骂声中收获2.5亿

12月8日下午,《刺陵》和《风云2》同时登陆影院,比原定上映日期提前了半天,要知道这只是个周二半价日,任何一部电影没有道理选择在这一天开画的,让这两部影片如此壮士断腕的,是两天后即将到来的《三枪》。经过两天半寸土必争的胶着之后,10日晚上《三枪》开始点映,《刺陵》和《风云2》立刻全面失守,这根本就是一场毫无胜率的对抗,自此以后,《刺陵》和《风云2》再无翻身的机会了。三部影片的合理围剿终于终止了《2012》独孤求败的连庄势头,并联手在五天内缔造了一亿六千万票房,其中《刺陵》和《风云2》各占3000万,《三枪》三天鲸吞近亿。

这三部类型迥异的影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口碑都很差。《刺陵》尽管画面养眼,但混乱的逻辑和前言不搭后语的剧情硬伤让这场惊天大冒险变成了弱智游戏,周杰伦和林志玲的卖力表演也于事无补,而一味倚重特效而枉顾剧情结构和人物塑造的《风云2》,被人戏称为年度最“二”电影,连篇累牍没营养的特效打斗场面让人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昏昏欲睡。而对《三枪》密集抨击则主要来自于知识精英和高端影迷阶层,由于对张艺谋电影的传统认知和《三枪》现实品质的落差而导致的质疑和批判一时间甚嚣尘上,但这些掌握了话语权的意见领袖的声音并不能压制张艺谋加小沈阳产生的化学反应对民众的杀伤力,《三枪》的票房在骂声中一路飙升,最后达到了2.5 亿,虽然距离制片人张伟平预设的4亿票房还相去甚远,但对于一部投资仅2800万的影片来说,这已经是一个令人艳羡的收益率了,但也付出了张艺谋声望被严重透支的代价。

《十月围城》:唯一能称得上大片的国产电影

当一周后的《十月围城》上映时,《三枪》的票房已经在向2 亿迈进了。从陈可辛定下12月18日这个上映日期之后他就没有动摇过,一方面他难以抗拒圣诞和元旦这两个黄金档,另方面他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他不惧《阿凡达》,因为他认为《阿凡达》不是一部适合中国观众的影片判断错误,但最终事实证明,是他自己“傻逼”了。现在看来,陈可辛对《十月围城》的信心不是没道理的,这是这个贺岁档中的国产电影唯一能称得上是大片的作品,整齐的演员阵容和精良的制作水准都充分体现了制作者的诚意,无论是从观赏性还是情感诉求方面都很到位。尽管影片情节假定性的荒诞失真、对群体无意识的浅层次表达以及对牺牲意义的反人性解读不断遭人诟病,但由于作为贺岁档整体口碑最好的国产电影,《十月围城》还是重新唤起了饱受烂片伪作荼毒的观众对中国电影人的一丝尊重,并在风头不减的《三枪》重压下拿下了七千万的首周末票房,至此,贺岁档形成了《三枪》和《十月围城》双雄对峙的局面。

《三枪》与《十月围城》“内斗”:两败俱伤

其实这两部影片的片方对影片目前的票房成绩都应该是不满意的,尤其是投入了上亿制作成本的《十月围城》来说,七千万的首周末票房很可能意味着影片最终的票房不能达到3亿的生死线,而且《十月围城》135分钟的片长严重制约了影院的排片场次,而《三枪》94分钟的片长则在这方面占有明显的优势,也就是说一个电影厅一天顶多只能给《十月围城》排5—6场的场次,而《三枪》则可以排到8—9场。要在《阿凡达》上映之前将圣诞和元旦两个周末假期的价值榨干,双方都不敢掉以轻心,于是一场不见硝烟的票房暗战在2009年的岁末打响了。《三枪》方面,张艺谋携主创周游各地与民同乐,张伟平更是靠炮轰中影公司老总韩三平来吸引眼球,后来又通过降低票价、提高影院分成等方式来坚守阵地;而《十月围城》则是依靠自己的良好口碑大打催情牌,用眼泪换票房,双方的网上推手更是开足马力,口水滔天,打压对方。但最终的事实并不如意,平安夜和元旦的票房总额居然还低于2008年的同期成绩,在2009年票房总额比2008年增长40%的背景下,这样的结果确实很尴尬。由此看来,所谓档期并不是万能的,《三枪》与《十月围城》的内斗结果是两败俱伤。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2月22日上映的小成本恐怖片《午夜出租车》夹缝中求生,竟取得了1200万的票房成绩,虽然是一部粗制滥造的家庭DV级别的电影,但由于是国内稀缺的电影类型,竟在这个惨烈的贺岁大战中成为继《三枪》之后第二部赚到钱的电影,可见国内电影市场对恐怖片饥渴程度。到目前为止,《十月围城》的票房应该达到三亿上下了,基本保本。

2010年1月4日《阿凡达》正式上映宣告了贺岁档第一阶段的结束,国内影片用焦土政策来对付这位天神的下凡。对于《阿凡达》即将在中国内地取得的成功,所有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这个成功是如此的令人绝望。

中国的贺岁档电影真正成规模是在2007年底至2008年初,《投名状》、《集结号》、《长江七号》、《大灌篮》几部影片点燃了那个冬天里的一把火,转年过来的《梅兰芳》、《叶问》、《非诚勿扰》、《赤壁下》和《疯狂的赛车》、《游龙戏凤》,无一失手,《非诚勿扰》更是以3.2亿元创下了中国电影当时的内地票房纪录。现在想起来,那是多么令人春心荡漾蠢蠢欲动的梦幻岁月啊!这一场春梦一直延续到刚刚过去的这个虎年的贺岁档。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